《PHOTO MAGAZINE》专访 现实的揶揄

 2009年5月 266期

 

1、我们知道你毕业于南开大学的艺术系,你是不是在那时候开始接触摄影?为甚么对摄影发生兴趣?你为甚么选择摄影作为实现你创作理念的「工具」?
戴翔:我在大学修的是“中国画”专业,而真正选择用照相机当媒介就是在那个时期,其实那几年我一直很痛苦,痛苦的原因是中国画这种媒介形式已经和我的艺术观发生了很大冲突,我需要寻找一些新的媒介来表达我当时的内心的一些感受,最终选择了图片作为视觉的媒介载体,觉得它可能更适合或者是更准确表达我个人的一些想法。

2、你的作品一直受到关注,除了「雷锋」系列之外,还有「游戏」系列。这两辑作品都有接近的味道,请问创作意念源自何处?
戴翔:对于一个摄影师而言,作品就是它的语言,你的关注视角和你的创作立场是不会轻易发生改变的。也就是你不可能老是改变你的说话方式,因而你的作品会不自觉的流露出你的下意识。从这个角度说,这两套作品肯定有接近的地方。但「游戏」系列应该说实验的成份更多些,当然也更自我一些。而「雷锋」系列则是同社会和历史之间发生的关联更多些。现实生活是我创作灵感的主要来源,当然也包括直接生活经验和间接生活经验。

3、你的两组作品都有很重的玩味,又带点调侃,这是你本来的创作目的吗?或者你的作品有其它想表达的思想?
戴翔:首先我不太喜欢用很严肃的说话方式讲一个故事,我希望我的作品是充满幽默感的,同时具有观赏性,我是采用轻松的方式谈一些严肃的话题,我觉得「雷锋」系列的一些场景就是我们身边常见的生活图景。我只是把它们按照我自己的叙述手法重新组织安排,戏剧化的演绎了一番!我希望它好玩,但又不仅仅是玩。

4、我们从局外人的角度看来,「雷锋」系列和政治好像拉上了一点关系,这种表达内容在大陆是不是「擦边球」?
戴翔:因为雷锋这个人物本身就是在中国特殊环境下的时代产物,也是当时政治的需要。他本身就和政治拖不开关系,但雷锋在近半个世纪的中国所呈载的含义绝不仅仅是政治上的一个层面。至于你提到的是不是擦边球我没太考虑,我只是借用这个素材真实的表达我的一些认识和感想而已,我觉得它应该能给人提供一种多义性空间。

5、在技术方面,你采用甚么相机拍摄?在拍摄时,是分开几次拍摄,最后用计算机组合?
戴翔:我的拍摄器材是柯达14n那款全画幅单反相机,当然还有其它器材,但「雷锋」系列都是用它来完成的。我选择器材的标准就是哪种工具更适合我的工作方式,数字相机的便捷性可以使我把时间和精力更多用在作品本身的思考和实验上。在拍摄过程中,素材都是分开来拍,最终通过计算机后期整合统一。

6、现在计算机技术非常厉害,但你在拍摄时,有没有一些不能事后加工,需要现实处理的部分?
戴翔:无论科技多发展,基础性的原始素材还都是要实拍的,「雷锋」主体场景部分基本上都是需要实拍,因为环境本身具备很多很原生态的社会信息,这些信息是无法被替代的,因为它们都是建立在现实基础之上的,当然通过一些处理,强化或放大某些信息,会使现实更加现实!

7、你的相片中混合了模型和现实,你是不是先构思好画面的草图,再分开拍摄?这样拍摄的难度在那里?你怎样确保拍摄成功?
戴翔:我的作品一直都有一种情结,就是真实和虚幻的混搭,每次拍摄我会做一些草图,比如,应该安排一场什么样的“戏”?这场戏具有不具有典型性?每场戏如果贯穿起来能不能更精彩的讲述一个故事等等,这些都是颇费时间和精力所去考虑的,至于具体的拍摄和后期制作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时间和技术问题,不存在困难。

8、你相片中的模型是你自己制作?还是你购买的?你有没有经过特别加工?
戴翔:其它系列作品里出现的模型主角有的是直接购买的,有的是DIY过的,「雷锋」模型是直接购买的12寸的1:6玩偶,有一部分道具是拍完后合成进去的。另外我经常会逛些小店或者通过网络邮购,寻找适合我作品的“演员”和道具。

9、可否和我们的读者分享一下,在你拍摄的过程中,有没有一些特别难忘的经历?你现在最喜欢的摄影作品是什么?
戴翔:没有什么特别难忘的经历!呵呵。至于我喜欢的作品嘛!类型很广泛,但它们都有一些共性,就是“好”,即它能对我们当下的生活、社会或者历史提出了哪些让人思考的话题或者能带给人们哪些启示!另外我也很注重作品技术含量和工作量,好的作品是需要花费时间的,它应该有一定的技术难度底线和一定的工程性。

10、现在大陆有很多摄影师都和你一样,采用你的拍摄手法创作,你觉得造成泛滥?会不会影响你随后的创作?
戴翔:我觉得独立的思想是不会被替代的,能泛滥和模仿的只是形式和技巧的皮毛而已,通过某种形式来表达什么以及表述方式智慧的高低才是核心。当然现在社会比较浮躁,一旦某个题材或技巧得到关注,很多人就会有不同的动机,“投机取利”的、“友情客串”的、“盲目跟风”的等等。这些现象存在都很正常,但有一点,不是所有人的作品都有价值,这需要时间、时间会不断地淘汰和对比,遴选出最好和最有价值的。所以说别人不会对我产生影响,我有自己的信念。

11、作为摄影师,你怎样评价自己独特的摄影风格?你觉得你现在的作品风格已经成形了吗?
戴翔:数字技术可以帮助我更生动和准确的表达自己的想法,它可以使照片产生情绪,风格是一个人气质和个性的流露,它直指个人心性,是自然而然逐步建立和形成的,对我而言,我觉得作为个人阶段性(或某一时期)的风格应该是已经逐渐形成,但从个人生命周期的坐标角度来看,今后还要有很长的路要走,这东西是一辈子的事情,至于以后会往哪个方向发展,需要不断的探索和实践,一切顺其自然!

12、你未来创作还想拍摄甚么内容?有些甚么新的创作概念?
戴翔:下一套作品还会延续我目前的创作思路和表现手法,不过要做的规模会比较大一些。当然也是和我们的生活和现实有关。至于能出什么“新概念”,不是我所提出或阐释的,那是理论家和评论家的工作范畴,我只是尽我所能把它完成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