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北京》专访 假如雷锋事迹在今天

张东亚/采写     2010年3月22日


1. “新雷锋故事”的构想初衷是?最早始于什么时候,源于什么想法,能否讲讲最初的故事。
戴翔:这套作品创作的初衷主要还是以“雷锋”反衬当下社会的一些问题,将一个政治道德神话放进消费主义统辖的当下语境中进行重新解读,这套作品构思在2006年底,开始拍摄和完成在2007年,前后进行了差不多1年多的时间,因为雷锋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可以涵盖一大批的模范式的经典人物,而且这个人物和当代社会生活人们的价值观有很大的碰撞和冲突,所以以他为素材进行了创作。实际上雷锋在我这里,并非仅是个体,实际上更是一种象征。

2. 用人偶和现实场景结合的方式,这是你的首创还是有所借鉴?为何要采用这样的方式?
戴翔:我的作品一直都有一种情结,就是真实和虚幻的混搭,我从2004年开始这种方式的探索,我的作品不是简单的将玩具置放于场景进行实拍,(因为实际上玩具只有12寸大小),我做的也不是军事迷所玩的模型摄影,而是利用玩偶和现实场景进行数字化的合成,选择这个模型的理由是它可以准确表达我的创作意图,如果把模型换成了真实的“演员”,意义就全变了!

3. 看到一位名“巩志明”的人评你的展,提到一个“观念摄影”,你是否认同?这个概念怎么理解,能否解释一下?这样的摄影相对于传统纪实摄影来讲,会不会受到非议,毕竟是策划而作?
戴翔:前些年一提到“观念摄影”很时髦,现在则很泛滥,对这个词汇至今也没有一个准确的描述,作为一个创作实践者,我不是很关心对外界对作品的称谓界定,但大家对“观念摄影”有一个潜在的共性认识,即无非是借图说话,表达作者的思想立场、是非观点、道德看法、现实批判等等,其手段与方式可以不在记录客观真相上,可以不纪实,可以主观“创作”,可以主观摆拍,更可以对形成影像的前期、中期、后期等环节大动手脚,因为在这类创作中,照相机多半只是作为表达工具与手段,而非运用摄影的本质与本体性来达成,在我的作品里,照相机只是工具而已,图片是视觉呈现的方式,我不是在做传统意义上的摄影。

4. 雷峰的人偶只做了一个?大部分的照片来看表情是一样的?人偶制作方面能否介绍一下?
戴翔:“雷锋”模型是直接购买限量版的12寸的1:6玩偶,模型自始至终就是一个,都是拍完后合成到场景里去的,其中部分配饰和道具是DIY过的,另外我经常会逛些小店或者通过网络邮购,寻找适合我作品的“演员”和道具。至于表情的“单一”正是我想要的,偶像和“偶像“本身具备一定的关联,它适合我所要表达的主题!

5. 场景的设计是完全提前策划,还是也有即时即兴?“群众演员”是哪些人,他们的表现如何?场景和真实的雷锋故事之间,是不是有一些是遵照真实,有一些是结合现实?
戴翔:每次拍摄我会做一些草图,比如,应该安排一场什么样的“戏”?这场戏具有不具有典型性?每场戏如果贯穿起来能不能更精彩的讲述一个故事等等,这些都是颇费时间和精力所去考虑的,至于其中的演员有的是我的学生,还有一些是自己的朋友和长辈,当然也有雇来的模特,至于场景和真实的雷锋故事之间没有必然联系,这里有一点我要着重强调的是我不是拍雷锋的人物传记片, “雷锋”在我的作品里只是一个比喻和象征而已,场景和故事更和当下社会有关!

6. 最终是想表达怎样的信息——让大家记住雷峰,长久的,那些好事?还是反喻现实中的一些丑恶?能否具体就某几张作品来讲。
戴翔:前边我以经阐述过我总的创作初衷,至于作品本身传达了什么信息,我想还是每个观众有不同的理解和解读,因为它毕竟不是看图说话,我希望作品能有多义和歧义的理解。

7. 有一张雷锋与canon的结合,寓意何在?会不会有文化符号炒作的嫌疑?
戴翔:这组作品一共12张,对于我的创作初衷来讲,12张的完整贯穿才是我想传递的思路,至于最后一张只是一种假设和比喻而已,它是在语境中存在。

8. “新雷锋故事”的摄影展分别在哪里有展出过,香港、洛杉矶……?反响怎样?各个地方有何不同?在香港的展出,为什么选在香港?当地反响如何?他们怎么看待大陆的这个文化人物形象?
戴翔:雷锋这套作品主要长期展出的地点是在北京798的大河画廊,在香港进行过个展是因为受到了香港MAG都市视艺空间的邀请,在港展览期间,受到香港摄影界、文化界的广泛关注。香港的 《头条日报》、《星岛日报》、《商报》等报刊均给予了报道。但是从展出现场的反馈的信息来看,很多香港的受众,尤其是七八十年代以后出生年轻人,对雷锋并不是很熟悉,大家缺少了对这个人物背景的基本了解,从而在某些方面直接影响对作品的进一步理解。通过画廊工作人员提供的反馈看,“雷锋”这个人物形象大陆本土观众很熟悉,所以所产生的反响和共鸣最大,因为大家都知道“雷锋”的象征意义!从而可以有较为流畅的解读!其次就是法国人,这套作品特别受法国人关注,得到很多法国煤体和收藏家的青睐。

9. 你个人对雷锋了解多少?通过哪些渠道?能否谈谈你个人对雷锋的看法。
戴翔:从小对雷锋的了解其实也和大部分人一样,限于从主流煤体的宣传浅层面的了解,至于对雷锋个人的了解深入还是后来通过一些资料。我觉得我对雷锋的看法有一部分已经通过照片的视觉表达了!

10. 目前社会上的“雷锋热”,包括文化衫等现象怎么看?是不是有局限?
戴翔:社会上有“毛泽东”“雷锋”“格瓦拉”等形象有关的消费品,也仅是在商品社会中被消费的噱头而已!更多被年轻人充当一种所谓的“时尚”的视觉符号,它和真正意义上的精神,文化以及人格无关!

11. 关于雷峰故事未来有什么打算?会有什么新的想法?
戴翔:关于新雷峰故事的创作在于社会的故事,社会的故事越多,素材和话题也就更丰富,雷锋的故事也就多!如果有适宜的话题可能会继续拍!

12. “雷锋日记”的新浪微薄是你本人开的么?如果是,因何而开?是编辑邀请还是个人想法?日记的内容有哪些来源?根据雷锋的真实事迹、个人经历、社会现象?如果不是,怎么看这个雷锋日记,也是新雷锋故事,但是文字版的。
戴翔:至于你提到的新浪微薄我开始不太了解,看到你提供的网址我才去看的。这个“雷锋日记”中有一部分是盗用了我“新雷锋故事”中的图片,在我作品基础上加以主观解读。看到很多网站和报刊也进行了转载,但博客作者和转载的报刊煤体等均未直接标明图片使用来源和作者姓名,也没有经过我的授权和许可,已经对我作品的著作权上产生侵害。很容易误导受众将一个严肃的艺术作品混淆为网络恶搞的插图,况且我的作品已经和画廊签约,对日后作品价值走向趋向不明,我觉得作品的传播和被关注是一件好事,但是要在不损害原创作者情况下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