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摄影报》专访  戴翔演绎摄影版《清明上河图》

梁丽娟/采写    2014年12月26日  


北宋画家张择端绘制的《清明上河图》,是一幅举世闻名的现实主义风俗画卷。作品以长卷形式,采用散点透视构图法,生动记录了中国12世纪北宋汴京的城市面貌和当时社会各阶层人民的生活状况。千余年来,该画声名显赫,广受青睐,被称为画苑“国宝”。日前,一部以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结构为蓝本,长达25米、宽近1米的摄影版《清明上河图》,在第十届连州国际摄影年展上一经亮相,便吸引了众多摄影界、艺术界的关注目光和视线。该版本《清明上河图》立足当下,以现实为依托,通过摄影手段,对原画的人物和事件进行了全面改编,以置换时间与空间以及文化上的界限,将当下社会具有典型性事件进行了一些戏剧性摆拍并置入其中,以反衬改革开放几十年来西方文化给我们所带来的影响与中国传统价值观之间的矛盾与冲突。这幅作品的作者是来自天津的青年艺术家戴翔。

(一)现实生活撷取灵感,真实和虚幻混搭创作
知道戴翔的名字,源于他2007年创作的《新雷锋故事》。那组专题中,他采用人偶和现实场景结合的艺术表现方式,把人们耳熟能详的具有极强时代指代性符号的雷锋,放入到一个个虚构的带有历史和现实截点的情景中,营造出一种效果十分强烈的戏剧性冲突和荒诞故事,从而产生出一种奇怪的讽喻,反衬当下社会的一些问题。

这组《新雷锋故事》,奠定了戴翔利用摄影利用照相机作为媒介载体的信心。毕业于南开大学艺术系的他,大学主修国画专业,学习期间令他苦恼的是,越来越感到国画这种媒介形式和自身艺术观有着很大冲突,为此他开始寻找一种新的媒介来表达内心的所思所感。最终他选择了摄影作为载体。

现实生活是戴翔创作灵感的主要来源。他始终认为,好的摄影作品要能对我们当下的生活、社会或者历史提出了一些让人思考的话题或者能带给人们某种启示。
作品《新雷锋故事》构思于2006年底,之所以选择雷锋为创作素材,戴翔解释说,雷锋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可以涵盖一大批的模范式的经典人物,而且这个人物和当代社会生活人们的价值观有很大的碰撞和冲突。作品中的雷锋,并非仅是个体,实际上更是一种象征。

创作中,戴翔采用了真实和虚幻混搭的创作手法。利用道具模型与现实场景进行数字化的合成,以此实现其创作目的。

(二)名画为蓝本自身为载体,对当代社会现象主观演绎
对于摄影师而言,作品就是他的语言,其所关注的视角和创作立场一般不会轻易发生改变。
上学期间,戴翔曾对张择端的这幅著名《清明上河图》画卷进行过临摹,在记忆里留下了深深印迹。2008年左右,创作一幅反映当下种种社会现象的摄影长卷的念头不时在他脑海里闪现,只是苦于没有好的表现方式,这个念头被搁置起来。

2011年一个偶然机会,戴翔从张择端的这幅画卷上产生灵感,《清明上河图》是画家张择端利用画笔,生动描绘的一部反映北宋汴京的城市和人民生活的画卷。那么,是否可以借鉴画作这一形式,利用摄影手段创作一幅当代版的清明上河图? 他开始着手进行尝试。

以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画卷为蓝本,绘制草图——拍摄素材——数码制作——输出呈现,戴翔前后经历了两年半的时间。

单单草图戴翔就改过了N遍,最初版本里,他设计了1300多个人物造型,但因事件缺乏典型性、人物有重复,最终确定为900多个人物造型,涉及大小社会事件近40个。

本着遵循和还原张择端画卷原貌的想法,在选景上,戴翔也颇费周折。他专程赴河南开封体验走访了这里的大型文化实景主题公园清明上河园,之后还考虑过借助影视城的相关场景,但都不是太理想。最后,他还是选择了真实和虚幻的混搭,从长春等地制作了一些房屋、桥梁、船只等模型道具。

作为一个符号载体,戴翔自己在画面里扮演了古今社会各阶层的90多个角色。他身着各种服饰,游走于社会的旁观与当局者之间,通过各元素之间的矛盾与关联,演绎出现代化进程中的一个个故事,其中包括城市拆迁冲突、城管与小贩矛盾、高房价现象、三氯氰胺事件、食品安全事件、红十字会募捐风波、“我爸是李刚”、挟尸要价事件......

在视觉的空间处理上,拍摄之始,戴翔就力求违背光学规律、制造多焦点合一的全景深的照片长卷,他希望这种画面全景深的控制能契合其想要追求的画面内容细节的铺陈。

按初步设想,戴翔的这幅《清明上河图》长度为50米。在原始素材创作完成基础上,他分七个片断利用数码手段进行后期合并制作。此次在连州展出的这幅《清明上河图》,是他创作完成后的首次亮相。囿于展场所限,这幅照片长度为25米。尽管如此,仍是连州参展照片中尺幅最大的一幅,独个占据了粮仓的一个展区空间。

摄影评论家吴毅强对此评价说,如何将历史、现实和文化思考以视觉艺术的独特方式表达出来,戴翔的这一巨制为我们如何来做当代艺术和当代摄影提供了一个典型范例。青年摄影评论员宋志鹏称,使用摄影手段,置换传统绘画中的人物的影像创作,不是没有,但像戴老师这样乔装打扮自我植入,规模空前、光影、比例、透视关系自然和谐严谨,现实指涉和符号隐喻性这么强的煌煌大作的确罕见。

综观戴翔近年的这些摄影作品,有一个共同特点——利用摄影这一媒介关注社会现象、聚焦当下生活百态。虽然涉及的都是相对严肃性的社会话题,但戴翔采用的都是幽默性、戏剧化的表现手法,按照自身主观的叙述方式加以组织、安排、演绎。对他而言,照相机只是一种表达工具,通过摄影作品来表达观照自己的内心,反映对社会的观察思考,给观者以更多的启发才是最重要的。